首页 > 综艺 > 节目 > 《明日之子2》华晨宇吴青峰开启怼人模式

《明日之子2》华晨宇吴青峰开启怼人模式

 

娱乐中国    发布日期:2018-07-09 16:43:27    来源:娱乐中国

    娱乐中国讯 7月9日,周六晚,在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第二期播出之后,我的朋友圈疯狂传播着节目上的对话截图,开启了音乐人们的群嘲模式。

    事情的起因,源自X音神曲《离人愁》原唱兼原创李袁杰跑去参加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。他选择了盛世独秀赛道,当着星推官吴青峰的面,抱着吉他,带来了他的名曲,“我应在江湖悠悠,饮一壶浊酒”,这首在各种短视频BGM里已听到吐的歌。其他选手非常捧场地跟着一起大合唱,李袁杰本人心里估计也掂量着,手握15亿试听量,这么有群众基础的本尊,哪有不晋级之理呀?


    没想到,等待李袁杰的是笑容逐渐消失的过程。首先是吴青峰委婉地表示对歌曲无感,可能要跟他说抱歉了。李袁杰见状忙不迭地诉衷情,表达自己希望通过音乐弘扬国风的夙愿。这下一旁的华晨宇可坐不住了。你说你很喜欢国风是吧,好我考考你,接下来我们做一个即兴的创作,请李袁杰“只弹一个六级和弦”,来,开始。万万想不到的是,李袁杰一脸不知所措:花花老师,你在说啥?我听不懂啊?

    在现代音乐当中,和弦的转换是西洋式的,通常会由遵循“稳定和弦——不稳定和弦——稳定和弦”的进程,这就是华晨宇在节目里说的“4536251”那串数字,代表的是和弦的级数。这是流行音乐的基础创作手法。但在中国传统的民乐当中,它并没有明显的和声进程,通常只有一个和弦。华晨宇的意思,是让李袁杰抛弃流行音乐的写法,我们只弹一个和弦,来试试国风即兴吧。对于音乐人来说,无论你是不是搞中国风的,上述的都是基础的乐理常识,谁能想到李袁杰对此一窍不通呢?


    于是,华晨宇来了一段盖棺定论:“作为一个创作者,乐理知识很重要。否则你做出来的东西,你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这个是很可怕的。因为太浮躁了。然后就会标注自己是原创人,你们会影响到观众的。观众一直在听这样的音乐,就会以为这样的音乐是标准。其实是不对的。我们应该拿出一个专业的东西。”


    而李袁杰这一段其实只是这期《明日之子》的冰山一角。以蓝调风味驰名的晓月老板来了,吴青峰表示“我没有被你攻击到”,华晨宇则直接说“这是二十年前的音乐”,“我们应该选代表未来的东西”;号称“中国风电音第一人”、名气覆盖电竞圈等多个领域的徐梦圆来了,吴青峰虽然最终给了徐梦圆通关球,但也意味深长地说,“现在的电音很多时靠编曲是撑出来的,好像放一个Beat大家就会很嗨,我希望它本身的旋律是更强的,在这里,我需要更多的侵略性”;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作者林隆璇之子林亭翰来了,子承父业的他带来一首钢琴弹唱,吴青峰丝毫没有情面可言,“这首歌里我听不到别的写情歌的人写不出来的东西”,淘汰;在魔音赛道的小型说唱歌手Battle中,华晨宇则是一上来就给选手们下马威,“我不要你们Freestyle,Freestyle在街头、墙边做就好了,这是舞台,我需要一个成品”。如此严格的考核,微博网友们当即赠予吴青峰和华晨宇“暴峰骤宇”雅号。连同坐在一旁、不时突施冷箭的李宇春,众人感慨:这三位星推官都是“魔鬼”啊!

    节目里,当晓月老板被淘汰时,有选手在下面嘀咕:星推官到底想要什么东西?这标准究竟是什么?

    是啊,你说晓月老板的音乐是二十年前的过时的东西,那么,那个长发飘飘、无论外形和唱法都恍如回到校园民谣时代的尹清呢?那个掏出小号、让李宇春想起红磡1994乐势力的童儿呢?魔音赛道最后压轴出场的邓典,唱的不也是老灵魂乐吗?为什么他们都晋级了呢?他们不也是“过时”的音乐吗?


    第二季《明日之子》有一个特别之处:三大赛道的星推官,均为当打之年的潮流偶像,均拥有大量的粉丝。28岁的华晨宇,34岁的李宇春,36岁的吴青峰,这样的年轻化配置,在中国音乐偶像节目是从未出现过的。三人出道及从艺经历各有不同,吴青峰得益于华语独立音乐的崛起,李宇春是独一无二的舞台皇后,华晨宇则代表了90后重新定义个性和自我认知的世代,但他们却有共通之处:即因为不同的理由被推选至流行的浪尖,在往后的时间里不断地对自我进行挑战与突破,让自己能够持续地引领流行。


    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开播之前,恰逢台湾第29届金曲奖颁奖。陈珊妮发表了一篇长长的推文,提出“我们需要不断地重新定义流行音乐”的号召。好友吴青峰对此大有感触,结合他重新以个人身份活动,发表电音风格的单曲,并第一次正式以星推官的身份在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中展现自己的综艺首秀,吴青峰也在自己的博文里写到:

    “改变,一直是我们在人生中,不管面对喜欢过的歌手也好,或任何曾在我们生命中留下舵手般领航角色的人,不停会出现的命题……是的,当我写出每一首歌时,那个写出某某歌的我,就已经死了;同时,还没有写出某某歌的我,同时诞生。当我写出《我好想你》,我也早就是‘再也写不出《小情歌》的吴青峰’。但是,我会一直写下去,接下来,每一次,我都会成为‘写出了《某某歌》的吴青峰’。”

    吴青峰的这段话,相信也是李宇春、华晨宇的肺腑之言。在瞬息万变的流行乐坛,要保持竞争力是极其困难的事,你必须要不断地去根据潮流的变化,做出符合自身个性的适时反应。三位星推官把各自的从业经验带到了考核舞台,首先当然要求你具有与众不同的魅力,所以一开口就散发出独特气场的许含光得以晋级;接下来要求自我创新力,对重复和套路进行坚决的抵制,所以听起来蛮流畅的晓月老板被淘汰了,写着口水歌的李袁杰被淘汰了,包括回炉再造的张洢豪,因他身上带着一些薛之谦的影子,他晋级与否也引起了三位星推官的争论。

    最后,最考验选手的是引领流行的能力,无论青峰、春春、花花三人都在各自层面带领了新的潮流,他们深知这是作为偶像和音乐人最高层级的体现,他们知道,改变从入行的一天就开始了,各自的成功均有赖于他们做了前人并没有做过的事,无论是苏打绿以古典与流行乐的融合,李宇春用时尚、多媒体艺术与音乐的融合,华晨宇以饶舌乐、车库音乐和主流的融合……他们所迈出的每一步,都是前人没有走过的,他们能分辨到底哪些是守旧,哪些是风格。曾经是“明日之子”的他们当然知道对面的那个是不是“明日之子”。本季《明日之子》所强调的“带领冲撞正流行”,其实是三位星推官一直以来贯彻的事。

    微博上有乐迷给我留言:“其实被怼的李袁杰和晓月老板,正可以看成近几年最火歌曲代表——烂大街文艺民谣和X音伪国风神曲。媚俗的背后,也有之前的民谣热和现在的抖音热的影子。看到我看不惯的东西也被几位我喜欢的导师看不惯,高兴。”一语中的。

    第二期节目播出之后,无论是圈内音乐人或是乐迷粉丝讨论度如此高涨,表面上是“暴峰宇”组合怼人之爽,实际上是节目所传达的独立思考的气质。近年来,“迎合型消费”成为娱乐产业重要的特征,从献媚的主播、可以见面的接触系偶像,到X音上层出不穷的洗脑神曲,通过套路和感官刺激无限拉低内容消费门槛,成为各老板趋之若鹜之事。近期就有朋友怂恿我一起合伙搞一家专门生产X音神曲的公司,言谈间恍如回到十年前彩铃歌日进百万、躺着数钱的盛世。很多人会发出“大家的审美都被吃掉了吗”的疑惑,可人们在趋利的时候,是不会有审美可言的。

    令人意想不到的,吴青峰、李宇春、华晨宇三位享有流行文化红利的顶级偶像,他们在《明日之子》第二季当中展示出一种丝毫不想去迎合的态度。当他们在面对《离人愁》和其原唱时,全没有被歌曲的播放量和传唱度左右;当他们在看到蔡维泽一副“自我放逐”态势时,却又从表面的迷茫中不约而同地发现了他的原色;而当同样来自X音的斯外戈前来踢馆时,他们也并没有戴着有色眼镜去进行判断。而在正式公演之前,考核赛道的舞台设置,也营造出一种封闭式的严肃感。在每一位选手的去和留之间,我希望屏幕前的观众也能有自我的思考和判断:你觉得这位选手怎么样?你觉得他具备作为偶像的条件吗?你觉得他能走多远?他能代表明天的流行音乐吗?


    忽然想起节目里一个小花絮:一副90年代中国嬉皮士行头出现的童儿,说起之前和导演姐姐聊天,谈及本季《明日之子》核心价值观,带领、冲撞、正流行,这三个词,除了正流行之外,自己都符合。他觉得,他们这一代的孩子越来越麻木,反省的东西越来越少,喜欢的东西也变得假大空,所以他的音乐里不得不有这种批判性在。而李宇春告诉他,多种流派、价值观冲击的时代,音乐人也会有迷茫。前阵子她刚重温了何勇的《钟鼓楼》,发现曾经感动、引领我们的东西,依然在那儿。她并不认为那些更老派的音乐代表了过时,她也不认为童儿身上的不叫做正流行。

说到这里,我想同样是20年前的音乐,为啥晓月老板会被淘汰,你应该有答案了对吧?

猛地回头,忽然发现自己看的是一档超级硬核的音乐节目呢。



责任编辑:

关键词:青峰 华晨 之子